9.0

2022-08-31发布:

我只是一个道具

精彩内容:

“遭了遭了遭,睡過頭了,還要幫媽媽看店呢。”

不知道從哪裏察覺到自己睡過頭的事實,我慌亂的從床上爬起,手中四處摸索著自己的衣物,直到我發現手摸到的並非粗糙的亞麻布而是柔軟的綢緞,以及正在緩緩睜眼的主人,我知道,現在真的遭了。

“給我個說法,說說你起這麽早沒有回頭睡或者幫我收拾東西的理由。”

主人貌似精神很好,沒有什麽睡回籠覺的想法,隨著他的意志,他的衣物也自動的穿戴在他身上。比起下人的服侍,主人更喜歡利用超凡的力量來處理身邊的瑣事。

“我以爲我還需要幫媽媽看店,所以·········”

曾經的我,確實還需要,幫襯媽媽看下店鋪,過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富裕生活。直到那一天,城主大人看我長得算一個美人胚子,就商量說,想要花一筆錢把我買下來。

沒有拒絕的可能,也沒有拒絕的必要。說是商量實際上就是通知,畢竟有些東西還是要做個面子,況且被買下來也不是什麽壞事,對家庭來說能夠收到一筆巨額的財産,和一份與城主有些關聯的保護。而且對我來說,未嘗不是壞事,大多數的女仆不過是在最美好的年華被招進去,當做一份點綴美麗畫卷的鮮花,當鮮花略顯凋零之時,大多都會帶著一筆豐厚的補償回到自己原來的家庭。當然,失去一些東西是在所難免的。

“現在幾點了。”

幾點了幾點了。看表?不對,又不是家裏有表,這裏的表,只有哪裏。彎下腰,用手扒住不自然隆起的腹部,在自己的陰部上方,那一串繁複華麗的淫紋上,我解讀出了時間。

“早上6點40············十分抱歉。”

“果然很有趣呢,你的這種狼狽模樣,看多少次都不會膩呢。”

太好了,看來主人心情還不錯,雖然說主人懲罰的我的話根本無需理由,或者說我的身份本身就是理由,但是能逃過一次還是太好了呢。

“那,那我就先去準備早點了。”

沒有伸手去拿近在咫尺的漂亮的女仆裝,赤身裸體的我慌慌張張的跳到地上想要趕緊離開這裏,離開主人的視線,是最安全的,而有一個正當的借口的時候,更是如此。

“等下,吃了這麽久的藥了,讓我看看你的乳汁怎麽樣了。”

嗚,還是沒逃掉,沒準動作再快點就好了。雖然心裏不情願,但是動作上沒有遲疑,隨手從桌子上拿了一個帶刻度的杯子,恭敬的跪在主人面前,一只手扶著杯子,一只手摁壓著乳房擠了起來。

一般來說,豐腴的乳房是母性的象征,也慢慢演變成象征著女性魅力的特征。一對堅挺,潔白,的巨乳,如果陪在一個身材曼妙的成熟女性身上,無疑會讓男性發狂。當然,落在我身上一樣會令人發狂,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發狂。

小小的身軀大大的乳房,童稚的面龐配著孕婦的模樣。我,今年,9歲。

很快,伴隨著壓抑不住的輕吟,面色通紅的我也從那對對我來說無比碩大的乳房中,擠出了主人要的奶水。然後,畢恭畢敬的,給主人呈了過去。

“請,請慢用。”

“作爲魔力補給面前算是合格了吧,不過這個味道可真是差勁,你把剩下的喝了,然後去準備早點吧。”

接過杯子,那杯乳汁主人大概只是抿了一口。是啊,人乳的味道怎麽會好喝呢,如果經過一些處理,未嘗不能擁有甘甜的味道。可是,如果沒有經過任何處理的話,我嘗著滿嘴的腥味,大概就是這樣吧。

************************************不知道叫什麽的分割線**********************************

早點的準備,從昨日晚上就已經開始,只需要稍作加工,就可以最快的速度,把美味的早點送到主人嘴裏。

稍微有些得意的看著看著這一盤美觀又美味的早點,我不僅陷入了一陣自我陶醉,真想給媽媽嘗嘗呢。

如果,我真的有一天能回去看媽媽的話。

大多數鮮花,都能在美麗凋零前送回她們的家。但是也有一些,沒能回去。畢竟從被買下的那一天起,我的命,就不再屬于我,能夠回去,是福分,回不去,是本分。

沒人能夠相信,這個頂著稚嫩臉龐的女童,卻發育出足以讓無數女性嫉妒的巨乳,以及,本不該在這個年齡出現的大肚子。

我如果真的是懷孕了,那就好了。

就算被催熟了,提前性發育成熟了,這輩子都只能這幅1米2的模樣,也不過只是這樣而已。

肚子裏的,是一個電池,實際上到底是什麽東西,我也不是很清楚,主人說,這是借著胚胎的概念,我所養育的一個魔道器。它的作用很簡單,就是緩慢的吸收遊離的魔力,必要的時候,使用者可以從中抽取魔力。而現在,這個魔道器借著胚胎的概念,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成長了起來,成功的占據了我的子宮,並且讓我變成了現在這個滑稽的樣子。

畢竟有胚胎,就會有孕育它的母體,而我,就在這種儀式中,成熟了。

而且現在剛剛一年,它就把我變成了這樣,雖然主人經常對“我”的作用贊不絕口,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要這樣的稱贊。

依舊是赤身裸體,我挺著比我身子還大的肚子,捧著冒著熱氣的早點,回到了主人身邊。

“雖然我不打算就你無故吵醒我而對你做出懲戒,但距離我正常睡醒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你有想好這段時間要做什麽?”

主人一邊品嘗著手邊的早點,一邊翻看著學院的魔法書,仿佛剛才的話只是自言自語。但我知道,主人的意思是,計劃之外的這段時間,由我來填補。

輕手輕腳的爬到桌子下邊,主人任由我分開他的腿,解開的他的衣物,而主人的小寶貝就安安靜靜的躺在我面前。

“濃郁的味道。”

隨著我越來越接近那根正在沈眠的陰莖,屬于男性那獨有的氣味以充斥著我的鼻腔。如果說以前我在突然被這種氣味打到臉上的時候,或許會感到難受,惡心,可是如今的我,卻仿佛看到美味一樣,口水生津。不知不覺,變化這麽大了麽。

一只手握住根部,一只手按摩著陰囊,先用舌頭把整根陰莖打濕,然後含住龜頭,用舌頭一點一點舔舐著頂端。嘴唇微微向裏縮,防止牙齒可能給主人帶來的不適,很快,陰莖就隨著充血嗖的從軟綿綿的小寶貝變成了堅挺的大寶貝。然後就是······

突然,主人的一次向後無聲的平移了一段距離,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有些意外,所幸嘴唇蓋住了牙齒,應該沒有什麽問題。

茫然的擡頭看著主人,心裏快速的回顧著剛才我幹的事情,思來想去自己應該是沒做錯什麽事。

“用手可不行,你這雙巧手太厲害了。”

主人一邊說著,一邊擒住我的雙手,向背後拗去。

不能用手麽,明白了主人的意思,我身子向前伏下去,然後雙手在背後互相握住,手肘並在一起。

隨著主人的手拂過,我身上的道具被激活,互相咬合在一起。

主人很喜歡把我固定成各種各樣的樣子,所以,在我的各個關節以及一些特殊位置,如脖頸,肘部上下,手腕腳踝,大腿根部,膝蓋上下都有這種接近我膚色的皮帶,只要主人稍作改動,這些皮帶就會相互融合,把我身體兩個不同的地方固定在一起。

稍微掙紮一下,感受著不可抗拒的巨力把我的雙壁鎖在一起,用這種行爲示意主人已經固定好了。

“接下來,加油吧。”

語畢,椅子又悄無聲息的移動回原位,帶著挺立的大寶貝甩在我臉上。

不能用手麽,想了下現在自己的狀況,不能用手不光是無法用手去提供額外的刺激,還有就是因爲被固定的雙手所導緻的上半身活動困難,不好把握平衡等等問題。

稍加思索,我雙腿分開跪坐在地上,以換取穩固的底盤。然後膝蓋撐起自己的身體,讓我的頭對準主人的陰部。

“唔,哼。”

主人的陰莖相對我的嘴來說,還是太大了,畢竟我身上除了那莫名發育的第二性征,體型已經被固定在8歲那年了,主人雖然不過是16歲的青少年,但是還是太大了,僅僅是一個龜頭,就占據了我嘴裏的絕大部分的空間。

所幸這只是一些小問題,感覺時候差不多了,我便毫不留情的把陰莖吞了下去,如果有人從側面觀看的話,可以看到我纖細的脖子上一塊異常的凸起。

“還能呼吸。”

實際上,人的喉嚨裏是很寬廣的,區區一根陽具而已,怎麽可能堵滿喉嚨讓人無法呼吸。讓人感到無法呼吸的原因是陽具入侵喉嚨的那種異物感,導緻收緊的肌肉填補了所有的縫隙,慌亂之中,自然感覺無法呼吸。而無法呼吸的窒息感再次引發慌亂,一錯再錯。

只要克服那種異物感,稍微一吸氣,你就能呼吸到帶有濃郁雄性氣息的空氣。

保持著這樣的節奏,把龜頭吞進喉嚨,伴著呼吸的節奏,喉嚨的肌肉時而緊繃,時而放松。火熱的陰莖在我喉嚨裏上上下下,等到實在是口水積太多的時候,才肯把它吐出來,稍微舔弄一番,再讓陰莖混著口水,一起灌進我那溫暖柔潤的喉嚨。

不知是第幾個回合,感知著仿佛變得滾燙的陰莖,和主人愈發粗重的喘息聲,我知道主人要忍不住了,那麽,這個時候就該上殺手锏了。

人的本能,是個很厲害的東西,身體的很多地方,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的,比如心跳,而很多能控制的地方,也被限制這出力。就算我用力的繃緊喉嚨的肌肉,那種收縮的力道,也絕對比不上慌亂之中,那種面對死亡的恐怖時,身體所爆發出的力量。

最後一次把陽具吐出來,這回,我沒有追求以最快的速度把陰莖再吞回去,而不緊不慢的咽下嘴裏的口水,含著陰莖用力的擴張自己的胸膛,把盡可能多的空氣送進自己的肺,然後再吞下那根蓄勢待發的陽具。

我的殺手锏就是,我不光克服了深喉時的異物感,如果不在意口水四溢的話可以一直讓陰莖在我喉嚨裏抽插,我還做到了,只要一些簡單的記憶回想,我就能再次勾起那種令人恐懼的窒息感。

實際上,我一直不明白,爲什麽主人要選我作爲陪讀女仆,畢竟陪讀女仆不光要負責照顧主人的日常起居,也還要負責處理主人的性欲。我當時很不明白,雖然說照顧主人的起居我很有自信,但是負責處理性欲,這不是主人大我太多的問題,而是當時的我太小。後來我也鼓起勇氣,詢問了主人這件事情。而主人是這樣回答我的,“當時看你就像一只膽小的兔子,我當時就就想這麽膽小一定很聽話把,就要你了。”

但不管怎樣,我最終是作爲陪讀女仆和主人一起來到了這裏,而年幼的我,能夠幫助主人處理性欲的方式,不是手,就只有嘴了。

從最早帶著開口環,深喉的時候抑制不住惡心吐了出來敗了主人興緻,到後來可以自己主動著,一下一下的屏著呼吸進行深喉口交,再然後在自己拿假陽具訓練的時候,發現就算塞進喉嚨原來也是可以呼吸的,到現在就算陽具不斷在喉嚨裏抽插,我也能從容不迫的調整著呼吸,還可以刻意的收縮咽喉,給主人提供更舒適的感覺。

但是無論如何,我都忘不了那一天,心情不爽的主人用繩索粗暴的把我捆成了粽子,開口器讓我的嘴無法合攏,情緒失控的主人把我當做了飛機杯,毫不留情把我的喉嚨當做了洩欲的地方。完全沒有考慮過我能否撐下來,從粗暴的捅進去開始,到陽具在我嘴裏不斷的抽插,只顧享受的主人根本就沒有給我留下呼吸的空間。由窒息引發的恐懼感,讓我的喉嚨無師自通的瘋狂蠕動起來,企圖將入侵的異物排擠出去。但是喉嚨收縮的力量,又怎麽可能抵擋一個青壯年男性的腰腹力量呢?更別說還是如此費力的角力方式,除了給予主人更大的刺激以外,沒有任何作用。只是陰差陽錯,這其實就是最大的作用,從未受過如此刺激的主人,很快就掐著我的脖子,把他的陽具送到了我喉嚨的最深處,撞開了食道,然後射了出來。

那是我,感覺最貼近死亡的一次,窒息的恐懼感,只要稍作回想,就會再次籠罩我的心頭,也能讓我,仿佛回到那一天一樣。

一如那天,粗壯的陽具在我的喉嚨裏馳騁,窒息恐懼之下,喉嚨的肌肉瘋狂的收縮,蠕動,想要把入侵的異物擠壓出去,但是一如既往的沒有用,同樣是無法抵抗的力量把龜頭頂在喉嚨裏,只是時光流轉,加害人從主人變成了我自己。抑制住自己的恐懼,卻不要反抗自己的本能,我冷靜的不斷活動著自己的身軀,讓陽具在我的喉嚨裏一上一下的活動著,而不斷活動的異物帶來了更強烈的反抗,更強烈的抵抗配合著喉嚨的套弄,很快,就可以·············

突然,一雙手壓住了我的頭顱,一股無法反抗的力道把我壓了下去,陽具一插到底,直接捅進了我的食道,而我的臉,也埋進了主人的毛發裏,很快精液就順著食道流進了我的胃。

“真是敗給你了,沒有手了還這麽磨人。”

主人的話語從頭頂飄來,而我,不自覺的用臉在陰毛裏蹭了蹭,仿佛想要把這味道永久的留在自己的鼻子裏。不知道什麽時候,讓主人開心這個想法就成了我生存的唯一動力,當然更大的可能主人開心少受罪。稍微享受一下這濃郁而令我著迷的氣味,擡起頭,溫潤的口腔一點一點清潔著本就幹淨的陽具,待到軟下的龜頭重新回到嘴裏,我用力的吸吮著它,如果硬不起來說明主人玩夠了,如果再硬起來,說明還需要第二回合。

似乎是昨晚的行爲已經榨取了主人不少的精力,今早一次痛快的射精就讓主人進入了賢者模式,好事好事。清潔完畢,張開嘴想主人展示一下嘴裏混雜著口水的精液,然後故意咕咚的一下很大聲的咽下去,再向主人展示一下幹淨的口腔。主人很喜歡我這麽做,那我就這麽做。

“真乖。”

聽到主人的贊揚,我便從桌子底下爬出來,然後挺胸站坐在桌角旁,迫切的等待著下一步的命令。

人的思維是善變的,非常容易受外物所幹擾,如果說早上起來的時候,我的想法是盡可能的掩蓋自身的存在感,讓主人注意不到我,但是現在,剛剛完成了如此淫穢的行爲,被濃郁的雄性氣息洗刷了一遍以後,我現在,也是欲火難平的狀態,好像要主人做點什麽。但是主人明顯已經盡興了············

“別用那種哀怨的眼神看著我,明明是你自己搞砸了,反倒看起來像是我欺負無辜的小動物一樣,過來。”

主人一勾手,我便挪到他面前,然後他從我下體探去,摸住一根透明的凝膠圓頭,原本那個圓頭上,延伸出了數個鎖鏈,固定在我身上,而隨著主人手的接近,那些纖長的鎖鏈一個個的崩斷,縮了回去,如同不存在一樣,消失在圓頭之中,隨後,主人一用力,那圓頭便帶著一個猙獰的陽具,混著淫液從我下體裏拔出。

空氣中再次彌散著淫欲的味道。

那假陽具,有些奇特,並非用的黑色的乳膠,而是不知材質的凝膠,無色,透明,而最讓人感到奇特的是,那透明的凝膠裏,有一個女孩的雕塑,栩栩如生的雕塑就這樣被包裹在猙獰的陽具中央,仔細一看,那女孩,和現在這個挺著大肚子大奶的女孩,竟有七八分相似。

那是過去的我,或者說主人對我的第一印象,在第一次見到主人的時候,我還是一個稚嫩,純潔的幼女,而現在稚嫩僅限于臉龐,而純潔早就不複存在。

“我好傷心啊,主人我這麽費心的給你做保護你的物品,結果你就把它當自慰棒用,你說我該怎麽懲罰這個淫蕩的女仆呢?”

帶著浮誇的語氣,主人一邊轉動著手中的假陽具,仿佛在惋惜什麽,但是實際上,他的目光,一直盯在我身上。

主人沒了性緻,不是沒了興緻,現在時間還遠遠不到七點,那麽計劃外的時間就要用計劃外的因素彌補。

“張嘴。”

沒有讓這陽具在我身體外做太多停留,遵循著主人的命令,我整個的吞下這根假陽具。

仿照著主人陰莖做成的假陽具,對我來說無論放到哪裏對我來說都顯得太大了。特別是放在嘴裏的時候,如果說放在下邊還只是齊根對齊根,那麽放到嘴裏的話,假陽具的根部就直接頂到了我的嗓子眼。脖子瞬間變粗了不少,不過完全捅穿以後反倒沒那麽顯眼,整個龜頭連帶著大部分一起頂進了食道,雖然我沒少和它打過交道,突然間暴力的貫穿還是讓我有些難受。

當我被撐開到極限的口腔咬住這個圓球後,圓球便不知從哪裏彈出幾根鎖鏈,順著我的臉頰延伸,互相接觸收緊,讓我就算用手摳也無法撼動分毫。

主人說這是保護我的道具,其實是對的,一個普普通通的正常人,被儀式賦予了孕育魔道器母體的身份,怎麽能不承擔代價呢?雖然這個魔道器本身不過是一個蓄電池的作用,但是作爲胚胎時,還擁有一個從母體汲取營養的概念,原本只是吸收遊離魔力的魔道器,變成了汲取我生命的殺手。

所幸主人發現的快,做出了這個,用當時我被賣掉的價格所選取的等價值的黃金,雕塑成我的形狀以後,這個雕塑就變成了我的“等價”。沒人能從一個死物哪裏汲取營養,雖然這樣一來,魔道器的成長速度變慢了很多,但是主人覺得,救下了一個淫蕩的小女仆,挺賺的。

調整還在繼續,手腕手肘被打開,然後手腕被吊至脖頸,再一次,手腕和手腕,手腕和脖頸鎖在一起,手肘也順勢被鎖在一起。原本我是故意挺胸擡頭想要吸引主人來懲罰我,現在則是不得不了。

兩個環裝的指環套在我的乳頭,很快便殘忍的收緊,仿佛要切掉我乳頭一般,我痛苦的悶哼一聲,卻發現這一聲我自己都沒聽到。

一個缺乏能量源的魔動陽具被主人掏了出來,一樣是仿著主人陰莖大小做的,陽具順著我泥濘的下體毫不費力的送了進去,只是面對子宮頸的阻攔稍稍費了點力氣,然後便整體沒入我的下體。能量源,接上了。量身爲我定制的,只有我這個子宮裏裝著電池的變態才能說把陽具插進子宮才可以通電震動,伸縮。

兩升的液體在主人的操縱下鑽進了我的後庭,劇烈的腹痛讓我不禁彎下腰去,正常來說,兩升的液體對于我這種幼小體型來說,足以産生輕微的腹部隆起,不過因爲子宮裏的大電池把我的肚子撐的這麽大,這兩升灌進去跟不存在一樣,不知是可喜還是可悲。這兩升將是我一天的營養液,因此不出意外,不到次日早上我是得不到解脫的,甚至次日早上主人會選擇繼續灌注兩升營養液進去,反正看不出來,至于我會難受什麽的,我的那副雖然身體很難受但是強打起來精神盡心盡力服侍主人的表情,他是最喜歡的。然後同樣是一個缺乏能量源的魔動陽具被塞進後庭,不同于放在陰道的那根,後庭的這個由于位置限制,只有少數時候可以得到來自子宮裏的能源供給,因此,我也不知道它什麽時候會開始活動。

最後,一個緊身皮褲被套在我身上,對應的接口會作爲陽具伸縮的底座,以供伸縮模擬抽插時有個基準點。

“感覺怎麽樣?”

我沒有回答,我沒有說話的能力也根本無法意識到主人說了什麽,陽具插入子宮的那一刹那,劇烈的震動就粉碎了我的意識,而當緊身皮褲被套上以後,震動加上了伸縮的陽具更是把我的思維攪成了稀巴爛。被過度開發的幼小身材接受了遠超身體承受能力的蹂躏。痛苦的快樂的舒爽的難受的過量的訊號沖擊著我的大腦,讓我陷入了宕機的狀態。

大腿根部和膝蓋上冊的皮帶也互相咬在一起,緊緊並攏的大腿進一步擠壓了存在于我身體內的陽具,也進一步的給我帶來了更大的刺激。

“我這個主人真是好心啊,不用你服侍還幫你穿衣服,上哪裏找這麽好的主人。”

著裝完成了,漂亮的黑白女仆服重新被穿在我身上,白色的長襪配合黑色的圓頭皮鞋顯得雙腿是那麽的纖細,而當事先上移,異常隆起的腹部對比纖細的身姿是那麽的異常,仿佛要把腰壓斷的巨乳更是給人一個不自然的異樣感。

一個潔白的口罩遮掩了我嘴裏的淫穢道具,而一雙有著我瞳孔外表的不透光美瞳則是掩蓋了我無神的樣子。

被切斷的感知加深了觸覺的靈敏,而更靈敏的觸覺帶著更加磅礴的刺激拖著意識一起墜入無底深淵。

刻意弄成主人陰莖模樣的假陽具不是沒有必要的,當我的意識被封鎖,肉體被本能所掌控,我的身體下意識的就去跟隨那位,把自己填滿的男性,我的主人。

主人在家裏,需要一個聽話可愛,淫蕩但又忠貞的小女仆,但是在學院,他只需要一個蓄電池,不需要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