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大时代下的作品《云南虫谷》,属于中国影视圈的盛世即将启幕

精彩内容:

看台上悲歡離合,哪知座中也是戲中人。大家好我是澄澈星。給大家帶來不一樣影視劇的觀看方式。

同志們!是時候了,中國的作品走向世界已經不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了。當下澄澈星想借著《雲南蟲谷》這部作品來談一下我們影視劇目前的現狀,以及未來。

《雲南蟲谷》澄澈星個人對它的定位是:中國影視劇史的一個分水嶺,這裏的分流不光是時間跨度上,更還是質量維度上。爲何這樣說呢?因爲我在《鬼吹燈》系列作品上看到了我們國家電視劇工業化的雛形,與之相呼應的電影上的探索工業化的作品是烏爾善導演的《封神叁部曲》。

在圈內有朋友說:在《鬼吹燈》系類作品上可以看到一批優秀的創作團隊的工業化野心。其實走到當下這個時間點了,與其說是中國創作團隊對完成影視劇工業化的野心,不如說是迫在眉睫的任務了。因爲光靠慢工出細活的制作方式已經完成不了,國産影視劇走向世界的這個使命了。

慢工出細活的制作方式好不好?一方面來說:好。因爲我們確實制作出了《大鬧天空》《天書奇談》之類的世界頂級的作品,這個確實值得大家稱贊和銘記。同時另一方面的弊端就出來了:産量過低。單單這一點就決定曾經的那個巅峰只是昙花一現。

因爲道理很簡單。西方的思維是:行。你文化厲害,你靠你的文化財富做出了世界頂級的作品。這點上惹不起你。那可以換個思路,把你拖入另外一個賽道,用另外一個賽道的規則牽制和削弱你的優勢,那他就是那個賽道的神。

確實,西方這樣想也這樣做了。他們的國家工業化,同時吧其他的産業都推進了工業化。特別是在影視劇的制作上,他們很早就完成了各項專業技術的積累。這樣的話,他或許做不出來像你一樣優秀的作品,但是他可以迅速生産一批合格的八十分的作品。而且這是可持續的。也就是這樣,曾經輝煌的國漫被沖擊得體無完膚。可以說這就是降維打擊。

因爲再好看的電影作品,總不能每天都看吧。所以大家也就知道工業化對于影視劇的制作有多麽的重要。當然慢工出細活並沒有錯,只是時代已經改變,這種方法已不再使用,但是就目前來看的話,短時間內並不會被淘汰。

回到《鬼吹燈雲南蟲谷》關于工業化的討論,爲什麽說《雲南蟲谷》初步具備影視劇工業化的規模。在回答這個問題前,還得把什麽是電影的工業化給講清楚。不然也就理解不到工業化的優點。

影視劇制作的工業化是指:劇本與制作的標准化,制片調配的科學化,以及新技術的合理應用。大致上影視劇的工業化可以概括爲這叁個方面。敏感的對影視劇相關知識有一定了解的小夥伴不難發現:所謂的電影工業化不外乎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追求效率的最大化。效率爲王,不然作品拍出來卻發現,時代變了。那就很尴尬了。

《雲南蟲谷》是一個大系列的連續制作,在對劇本的的打磨上已經有了自己的標准和見解。當然這不是一蹴而就,也是經曆了不斷地試錯,不斷地摸索才掌握自己的標准。其實這種一個系列的作品是拿來研究工業化的最好教材的。只是可惜,很多制作方只是想撈一波錢就溜,浪費很多的好機會。

《雲南蟲谷》即《鬼吹燈系列》系列的電視劇本的創作的經驗,如果加以提煉絕對能形成一套標准。不敢說適用于所有題材類型的電視劇劇本的創作,但至少對于今後這類探險奇遇之類的題材的電視劇本創作是具有很高的指導意義的。不得不說資本侵入的這幾年,嚴重的影響到了國産影視劇工業化的進程,白白浪費了一大段時光。

同時《雲南蟲谷》制作流程標准化,統一科學合理地調動制作團隊。這是必不可少的,如果說劇本的標准化是快速産出一部好作品的前提,那制作流程的標准化就是讓那個前提變成現實的最好方法。這是大勢所趨,因爲無論技術發展到什麽程度,但有些場面還是需要真人來拍攝的效果,就像古戰場,古代史詩等作品的拍攝,肯定是采用技術和實拍的,完全脫離實拍直接采用技術的話,效果是不理想的。

技術這一塊的話,跟《鬼吹燈》一路下來。尤其是在特效的運用越來越成熟,和道具的制作上也越來越精良。所以在新技術的落地應用上,《鬼吹燈》一直是先行者和引領者,這個團隊也是實打實的認真在爲中國影視劇未來在規劃,在《龍嶺迷窟》中創作團隊就表示:他們每一分錢都會用到實處。

確實也是如此,他們交出來的作品是他們的承諾最好的證明。或許《雲南蟲谷》不會享譽滿世界的作品,至少現在不會。但是他走了一條注定坎坷卻意義非凡的“取經之路”,事實證明這條路也確實走得通。

可以想象十幾二十年回望我們國家影視劇的發展曆史時,《鬼吹燈之雲南蟲谷》一定會在曆史中留下它的名字,因爲這是一個承上啓下的作品,就像至暗之時的微弱火光,或許不是很明亮,但是足夠照亮前進的方向。也是從這部作品開始,我們影視劇開啓了走向世界的新征程。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快來關注澄澈星

本文是澄澈星的個人觀點,感謝大家的閱讀。聲明: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歡迎大家關注澄澈星,讓我們一起去影視劇中快樂玩耍吧。